白-想当大大

主老福特,半次元ID:白-老人-冉-咸鱼-玥,随心更新选手。B站小透明唱见,名字:白冉玥,不定时直播小众手游,练歌,鱿鱼院长首席迷妹,会不定时直播和鱿鱼连麦打王者荣耀。

主混: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全职高手/一人之下/阴阳师/我的英雄学院/杀戮天使/ Harry · Potter

同好扩列请大胆来!
【不扩王者,凹凸】
QQ:1195540156。

我想你了

之前自己的文,转到这个号。 暂时没有修过

*cp伞修

*FromQQ空间抛梗【越接近爱的人越临近死亡咳出的血液形状像花瓣,1小时内未清理会缓缓卷成花瓣】

*虐文警告

*私设伞哥没死,22岁,叶修20岁。

*第三人称含原创人物乱入注意避雷

OK?↓

“咳咳咳,咳。”

叶修正打着游戏,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动,忽然感到嗓子略有些干燥,掏出纸巾捂住嘴,忽然咳出些许血液,令他吃了不小的惊。

他皱着眉头,望着在纸上缓慢形成花瓣形状的血,心中略微有些烦躁。

“真是的……干什么……明明自己身体很好。”

一旁的苏沐秋注意到叶修的角色停了下来,意识到叶修出了点问题,急忙往叶修那边探探头,想要问清情况:“阿修,怎么了?”

叶修也发现了不妥,摇摇头,露出了招牌心脏笑,悄悄把纸巾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把接下来的咳嗽憋了回去:“哪有什么事,看我团灭他们!”

苏沐秋狐疑地晃了晃头,伸过手,修长的左手食指指到叶修屏幕上一叶之秋的尸体:“可是你死了诶。”顺势还在屏幕上摆摆。

叶修抓住苏沐秋的左手,扯向自己,放在右手边的鼠标上,控制着他的手帮自己按了回到复活点键,而秋木苏失去了控制瞬间被围上的人群击杀。

苏沐秋手一被放开就怒了,给自己角色点了回到复活点后一拍桌子站起身:“哼,什么嘛!”转身就走。

叶修却在桌上一只手撑着头,笑吟吟看着苏沐秋离开。

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是为了不让苏沐秋发现自己吐血罢了。

而苏沐秋也并没有走多远,便从正做着作业的妹妹桌上扯上一张纸悄悄放在嘴边遮住刚刚咳出的血,慢慢擦掉。背对着叶修,他的脸上是微笑。

“何必呢。”

一种苦涩,无奈,不甘的笑。

Two days ago ......

“医生您看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苏沐秋的手上抓着一张手帕,上面星星点点的是细碎无比的花瓣状的血液,并且马上就要卷成花瓣了。他的脸上只剩下一种情绪:急切

医生微微抬抬头,厚重的眼皮只为眼眸让出了一丁点位置,他接过手帕,端详了1分钟,最后仿佛心理已经有了点数,朝苏沐秋丢出几个问题。

“时间上已经多久了?”

“啊……快一个月了吧,每次一个小时后就会变成花瓣。”

医生低头写了点什么,对他挥挥手:“去找旁边那位姓白的心理医生看看吧。你这花吐症老夫治不好。”

苏沐秋眉头紧皱,拿起医生给白氏心理医生开的单,正起身准备走出去时回头一个问题向医生抛去:“会用很多钱吗?”

医生叹了口气:“这是心病。”

“你有爱人吗?”

那是一位笑靥如花的年轻女孩,坐在心理医生的位置上,别着“白冉玥”名字的牌子。

苏沐秋正觉得找对了人时,她却丢来一句让他心漏跳一拍的话。

“我……?”

白医生原本是半躺着的,现在却直起了身,严肃地说道:“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除非你不想活了。”

苏沐秋的瞳孔骤然暗淡,面露难色。

“放心,我这隔音十分的好。我会为你保守一切秘密。”

白医生手摊在桌上,她那能够看穿一切的眼睛正注视苏沐秋。

“有。”

10秒不到,苏沐秋妥协了,仰头望向天花板上缓慢转动的复古风扇。

白医生在一张纸上做好了记录,抬头再问。

“TA是谁?”

苏沐秋闭上眼,再不流露情绪。

“一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

白医生眼中闪过一瞬光,盯着苏沐秋的额头。

“请再详细一点。”

苏沐秋,长出一口气,他没有感觉到白医生的恶意,只有无尽的善意与严肃。

“他叫叶修。

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天才电竞选手。

近战之神。

荣耀百科全书。

一个被我爱了5年的人。

一个永远也不会爱上我的人。”

语速之慢令人膛目结舌,还明显忍住了声线的颤抖。恍惚中仿佛泪光闪烁,他将头仰得幅度更大了,用左手遮住了双眼。

白医生眨巴眨巴眼,激动的一不小心敲打错了几个字,最后吐出口浊气,对他说:“一种新型的花吐症,你这是……越接近爱的人越接近死亡啊。”

苏沐秋心里咯噔一下,恢复之前的姿势,右手按摩着自己的脖子,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白医生:“我……”

还没说完,就被白医生打断了,她摇摇头:“我还没问完。”

“心理上来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最疼?”

“从前几个月正视感情开始的。我只要一碰他……就会不住的咳……”

白医生还没等他完全说完,就拍了拍他的手,对他下了结论:“……你……可能活下来的机会就是永远的离开了。一般花吐症只需要爱人一个真情实意的拥抱或长吻便能解决,你的话……可能在与之相拥不过5秒,就会死亡。”

苏沐秋愣住了,愣了好久好久,随即拍拍自己的脸,换上了一副没有感情的笑,对白医生道谢:“谢谢了。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要在他身边。”

这次轮到白医生愣住了。但没过多久,就自嘲地笑笑,示意苏沐秋可以走了。


烂尾预警

One week late……

“那什么,医生……”

医生诧异地望着面前一头黑发脸上还有职业微笑的叶修,嘴里喃喃:“哎呦你们这群年轻人……”

不久叶修就办好了手续拿好了单子和手帕去了白医生那里。

这是白医生接到花吐症单子最多的一个月。

“花吐症。破解之法是爱人一个真心实意的拥抱或吻。”

说完后白医生正准备让面露疑惑的叶修走人。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脸讶异地问道:“你先等一下。”

叶修正浑浑噩噩将要离开,被叫停后一脸茫然。

“……你……你是叶修是吗……”

来自白医生的颤抖着的声音。

“是啊。”

来自叶修的迷糊的嗓音。

“你的病是花吐症……”

白医生仿佛在提醒自己。

“这不你确诊的吗?”

来自叶修的质疑的话语。

“你身边有个叫苏沐秋的……”

白医生确实想起了什么。

“诶你怎么知道?”

来自突然惊醒的叶修。

“他越靠近你越接近死亡……”

来自白医生的绝望眼神。

“你是说……?”

叶修仿佛窥探到了真相。

“我的天哪……”

白医生突然站起又重重的向椅子坐下,或者叫砸下。

“双方……一定要有一人离开吗……”

评论

热度(19)